杨洲思考录——10月6、7日微信朋友圈与群留言集锦

摘要: (摘选)突然间感觉到,黄宗智先生的“内卷化”中的“过密”理论真的很经典,不仅仅可用来解释历史问题,而且可用来批判现实,若是将他的这套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说”结合起来,并用之分析批判现实问题,就更有力量了。

11-17 07:02 首页 竹莲居士


杨洲说说。突然间感觉到,黄宗智先生的“内卷化”中的“过密”理论真的很经典,不仅仅可用来解释历史问题,而且可用来批判现实,若是将他的这套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的“剩余价值学说”结合起来,并用之分析批判现实问题,就更有力量了。

 

杨洲说说。都说封建社会固化或静止了一两千年,特别是它的政治经济。那么资本主义社会是不是就不会固化与静止吗?事实将会证明:资本主义在政治乃至在经济上也会陷入停顿状态,而在哲学与人文上它已经停顿几十上百年了。

 

杨洲说说。不论在过程中与结果上选择的是顺从还是反抗,我们无疑都是家庭文化与教育的产物。区别在于顺从的一般能制造和顺(未必正确高尚),而反抗的一般在制造着悲剧(未必是坏事)

 

今晚新作,敬请关注阅读! 一个社会,一个集体,一个村庄如果压根儿就没有正能量与正气,毫无革新良治的意识与潮流,风气浑浊,功利自私贪婪的人性泛滥且缺乏制约,加上公共精神缺乏,不论是民主还是专制都不可能实现“善治”。老问题照旧,新问题丛生。

 

杨洲说说。市场经济社会中,只有规则,没有道德。同时只有理念,没有精神;只有理论,没有思想;只有功利,没有情感。故而,生活在现实中,我们一方面遭受着束缚与压抑,感觉不到多少自由,另一方面感觉不到丝毫的自由精神与人文关怀。

 

杨洲说说。家乡不仅仅伦理规范严格繁杂以致让我极端厌恶,而且封建迷信盛行,敬着各种神,流行着各种说法。由此,我回到家乡先不看别的,只要我不再像他们那么迷信直至主张打破迷信,是不是就意味着我的大学没有白上?

 

杨洲说说。有钱人与权力阶层总是要以各种方式向社会炫耀一下的,同时嘲笑、奴役、支配下他人也是必然的,否则他们有钱有势就没有意思了,他们也干不了别的。然而也正因此,他们就该被有骨气的人所嘲笑,不就是有钱有权吗?他们还有什么?就像一头野牛,除了有股蛮力还有啥?

 

江涌的书籍还是挺不错的,特别是今日读的这本。以前已经读过他的四五本书了!建议各路朋友们收集下他的书籍读一读,他对经济、政治特别是国际经济秩序、逻辑、制度的分析是有利于我们形成正确的认识观点的。

 

杨洲说说。坦率地说,我绝不赞同“传统文化的复兴特别是复古”。一百年前左右,王国维先生与梁济先生(梁漱溟父亲)眼看着传统文化被批判直至否定,西学与现代化日益流行,无奈就投湖自杀了。今天假设主流社会或官方让“传统文化特别是封建伦理规范大行其道,成为主流”,我发誓自己会投河自尽。

 

杨洲说说。突然间发现自己的眼睛近视又加重了很多,特别是右眼看东西时离完全模糊已经不远了。这样下去,为期十年修学储能的规划完毕时,自己的眼睛就完全不能要了。那时,人生将会有很多遗憾,这无疑又增添了很多人生悲剧。

 

杨洲说说。这个世界上,人要么是心存天真幼稚的善念但没有能力条件做好事;要么是能力条件已备但已经没有了善念,通俗点讲就是:想干好事时没钱没权;而有了钱与权时已经不想干好事。现实中有第三种情况或形态吗?“ 等自己有了钱与权以后就干好事 ”的说法从来都不能被相信。

 

杨洲说说。在我们的人生中特别是成长发展直至成功之路上,有三项东西的价值与作用怎么高估都不为过,那就就是:信仰、信心与信任。信仰决定着我们的立场、目标与方向,也决定着我们的行为规范与思想动机;信心决定着我们前行的力量,没有谁天生比他人优秀,自卑会从源头上断送自己的天赋与潜质;信任包括对他人的信任与被他人信任,没有信任就没有真情,也不会成事。

 

杨洲说说。资本主义社会或西方讲的是“人的自由权利”;而社会主义社会或我们讲的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由此看,在资本主义世界里,自由仿佛是最高价值,但它实质上只是条件与工具,最终目的是服务于资本的增值(这必然导致人被物奴役、异化),所以它们的人在越来越自由的同时越来越迷茫,这是必然的。而在社会主义中,人的全面发展是根本目的与终极方向,自由“同样”作为条件当然是越多越好,不过同时需要目的与方向的引导、规范与驾驭,为了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资本必须要被“限制”直至消灭,物对人的异化必须要被克服。

 

 



首页 - 竹莲居士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