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翎

摘要: 信心

11-10 23:35 首页 EarlETF投资视界

半夜推送了一篇《离别》,收到了几百条读者的生日祝福。

很高兴!

当然最高兴的,是收到一位读者的留言,说不仅要有离别钩,还要有孔雀翎。

脱口能说出离别钩、孔雀翎的,自然是古龙小说的同好。

更重要的是,看到孔雀翎,心中一下子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古龙写《七种武器》,其实是每一种武器暗喻一种心理特质。

离别钩,钩名离别,要说的却是相聚。

孔雀翎,则是关于信心的故事。

杀手高立在和心爱的女人双双隐退江湖两年之后,被迫迎战死敌麻锋。

为了有必胜的信心,他问昔年好友,孔雀山庄的少主秋凤梧借来三百年间杀死过近三百位一流好手的绝世暗器孔雀翎。

高立没用孔雀翎,靠着自己的武功和身藏孔雀翎的信心,就获得了胜利。

这时,他才发现在,大战之前竟然就丢了孔雀翎。

所以,孔雀翎是一个关于信心的故事。

其实,这样的孔雀翎,我们或多或少都有过。

就像那年我参加高考,7月7日高温天,我依然穿着一件蓝色长袖衬衫。

那年高三,我的成绩很不稳定,两次模拟考,一次好到可以冲击复旦大学,另一次差到要考虑大专。

而我的平均水平,则是两者之间。

那次可以冲击复旦的模拟考,我穿的就是那件蓝色长袖衬衫。

所以高考那天,我依然穿着它。

最后,我也的确进了复旦大学。

从这点上来说,那件蓝色长袖衬衫,就是我的孔雀翎。

当然,我的蓝衬衫,和孔雀翎,终究是不同的。

蓝衬衫不过是我自己加持个自己的一个心理安慰,而孔雀翎则是真正久经考验的绝世暗器。

所以,某种程度上,你也可以将孔雀翎视为一个关于Plan B重要性的故事。

孔雀翎就是那个高立在靠自己武功搞不定时的Plan B。

多少投资人,明明有一个正确的投资策略,但是真的执行的时候,往往就会动作变形,种种误操作,毁了整个策略。

动作变形,归根到底还是没有信心,在面对压力时无所适从。

而实现有一个逆境中的备案,有一个类似孔雀翎这样的Plan B,的确是可以让Plan A正确执行的。

不过,今天这篇推送,要说的不是Plan B的价值。

是的,握着天下第一暗器孔雀翎,发挥出应有的水平,其实本身是一件太幸福的事情。

这样的信心,来得是太过容易,太过轻松。

轻松到就像是首富的儿子,可以轻松面对一局输赢不过几百万的赌局那样。

事实上,大多数时候,我们必须面对的是没有Plan B的境况。

就像我曾经在EarlETF中介绍的二八模型,虽然十多年的回测数据证明它是一个靠谱的动量模型,虽然大量的全球研究证明被背后的动量投资法是一个靠谱的投资理念。

但是,当你用着二八模型,面对过去几年不断的试错,不断的被抽耳光,你真的还能有信心么?

到底这是二八模型惯例性的低潮期?还是二八模型已经像许多的量化模型那样崩溃了?

没有答案,没有Plan B。

有的,只能是相信。

还有坚持。

所以有读者说二八模型不容易坚持下去,我明白这里面的挑战。

因为这样的心理煎熬,我同样在经受着。

其实,二八模型的煎熬,已经算好的了。

因为至少有那么十几年的历史数据,还有上百篇的论文来支撑这个模型的价值。

对二八模型的“信心”,是基于理论的指引,至少算是“正信”,而非“迷信”了。

但其实人生很多的事情,是没有理论,没有paper可以指引的。

无怪乎,就有了“信仰”这回事情。

虽然我不是基督教徒,但是每次看到《荒漠甘泉》上的那段文字,依然会觉得心中多了几丝温暖和慰藉:

马丁路德在他的病榻上十分痛苦的时候,仍不住的赞美和感谢,并传这段信息:“这些痛苦和困难,很像排字的人所排的铅版,现在看上去,字是反的,也读不出甚么意义来,可是等到铅版印在纸上,我们就看得十分清楚,而且也明了其中的意义了。今天我们所受的痛苦,虽然解释不通,但是到了那一天,我们就会明白的。”

苦难之所以不再苦难,因为这是“反排的铅字”要应许给你一些东西之前的必经之路。

用我们更熟悉的孟子,就是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但问题就在于:

你是不是那个将“降大任”或者被“应许”的人?

这又是另外一个信心乃至信仰的大难题。

不过,孔雀翎的故事,其实某种程度上给了另一种思路的答案。

是的,对于高立而言,其实借的到借不到孔雀翎都不重要,只要他愿意相信自己能够打败死敌,那么他就能够打败死敌。

当然,在古龙的小说中,这只是发挥出应有水准的信心。

但是在一些将“心想事成”这个词汇深入的探讨中,这其实就是一个信心改变行动,改变未来的大话题。

最近,刚刚开始接触这个领域的一些探讨,正在慢慢学习。

离别之外,信心显然又是人生的一堂大功课。


首页 - EarlETF投资视界 的更多文章: